全球化视野下的Blog与对话

zheng Nov 10, 2005  -  Show original item

Joey Lee整理了Rebecca主持的“全球化与Blogger”讨论,草稿在Google Group中。谢谢Joey,让我得以补过身在会场却没能听讲的遗憾。

从文字资料来看,这场讨论很是精彩。

Rebecca的开场白提到了主流媒体潜在的过滤和审查特性。

不同的媒体分别是不同阶层的喉舌和该阶层意识形态的强化机制。因此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情况的时候,本身就在依据自己的意识形态和利益形成的策略进行,这包括第一手资料的甄选,报道视角的选取甚至遣词用句上。所以,我们透过西方媒体所看到的中国的事情,抛却事实不说,更多的是它那个阶层所看到的,而非是我们文化和政治视角下可能看到的。(中国的官方媒体也是如此)

Blog的出现,更多的让我们直接面对素材,不再需要由新闻记者来承担其中的桥梁,或者说,新闻记者本身也成为众多相互竞争的素材中的一个。换句话说,它把读者和事件发生者之间的距离以及因为距离而产生的代理(新闻机构)给消除了,新闻信息的传播机制从垂直的层级变成了网状的平面。(这里只考虑国内外之间,而不考虑国内不同阶层和地区之间)

但是这时候另一个障碍浮到了表层,那就是语言的不同。于是有了众多桥梁Blog的出现和桥梁Blogger的努力。问题是,相比于两端庞大的信息生态系,这种在两个系统之间勾联的桥梁Blog,能够起多大的作用??这里还必须考虑这种桥梁的不对称性:中国大陆人努力用英语向他们喊话,而英语世界中的欧美人,会有向中文人士喊话和诉求的可能么?

即便语言相通,比如两岸三地,语境上的差异又是一个起着重要障碍作用的差异。这种差异,对话能够将之消弭么?

文化系统的边界比人们想象的还要顽固。科技能够消融地理距离,科技能够让人们相互表达,但是科技无法触及心灵的建构,自然也就无法瓦解在心灵中被构筑的高墙。

所以我以为,网络、Blog,能够消除“假差异”,却无法消除一些对立,因为他们是语言本身,从而也是人和文化得以生存的条件。

由此,问题不在于对话是否能够发生,而在于希望对话的力量,或者对话本身能否占据主导。而这点,Blog还远在政治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