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大年初二凌晨4点多钟,我在青岛用CDMA无线上网卡上网。霍炬在GTalk上说:“北京城里真清静,真爽。”我是1月28日上午9点钟从北京出发,下午4点钟进家门,历时整整7小时。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车,真清静,真爽。不过,前面看不到车,后视镜看不到车,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道路,有时不免感到一点孤单。一路上,只有罗大佑和Nirvana陪着我。

回到家,就回到了传统社会。和家人一起看CCTV的春晚,一起吃饭喝酒,一起谈天——没有互联网。其实,没上网的时间不过是两天而已,我的Bloglines中,光中文内容,就有2000多条未读信息。张锐曾自称“新闻牲口”,其实,处于“现代社会”中的我们,跟牲口无异,只不过我们都是IT牲口,而已。罗大佑说:

我们不要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的天空
我们不要一个被现实生活超越的天空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远模糊的水平线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近沉默的春天
我们不要被你们发明变成电脑儿童
我们不要被你们忘怀变成钥匙儿童

问题是,无论我们想不想要,我们都已经身不由己。在已经很久不看的电视上看到,国内国外的很多人,大老远跑到云南茶马古道上的迪庆,去过一种传统的生活。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在那里找到传说中的香巴拉,我也不知道返朴是不是真能归真。我惟一能肯定的,就是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做出取舍。

呵呵,这已经近乎一个终极追问了,没劲。还是Nivrana问得实在

My girl, my girl, don't lie to me,
Tell me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Trackback: 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711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