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孩告诉我们如何“研究”图书馆学

                                      

    最近一直在与论文打交道,读各种各样的论文,学位论文毕业论文,还有各种各样的开题报告。此前,还有一位朋友在我博客中留言,问如何研究某一主题的问题。关于论文写作,曾以论剑为名写过“六脉神剑”,那是戏说无功力写作。说到真的做研究,其实我也是一肚子话想讲。但这个题目实在太大太大,尽管只是谈自己的感觉,仍觉得无从下手。
   直到前些天看过一则电视新闻,方想到一个可以谈谈的点子。今试以三个小P孩的故事,讲一点如何做研究(不是写论文)的感想。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80年代,美国《读者文摘》登了《一个10岁小男孩的梦》。故事讲的一位小孩随退伍的父亲到一小镇,小孩以前享受了很好的图书馆服务,到没有图书馆的小镇很不习惯。偶尔发现一倒闭的图书馆,要求经营。经过很多周折终于如愿。最后这个小孩被几大媒体大力报道,他成为美图书馆情报委员会最年轻的会员,里根总统在办公室接受该小孩为他颁发的荣誉借书证。
   这个故事表明,研究图书馆学也许并不需要太多的积累,热情与投入有时更加重要。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90年代,某年美国《科学新闻》授年度科学奖给一小孩,理由是该小孩研究扶手没有细菌。小孩听老师说外出不要乱摸,如汽车扶手很多人摸过,细菌大大的。但小孩没有相信这个常识,而是向老师请教了培养细菌的方法后,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取样培养。最后的结论是公共场所的扶手上细菌很少,因为那些地方往往干燥,细菌繁殖不起来。而细菌最多的地方是钱币、衣袋等处。
   这个故事讲了做研究最重要的精神:怀疑与实证。实证的价值不讲了,图书馆学总体上看愿意实证的人太少,泛泛而谈的太多。但搞图书馆学的人还有一个毛病,是通过实证证明一个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如包公此前的一个导读所举例,而不是证明一种怀疑,这就不够科学精神了。
   第三个故事还是实证,这是不久前电视中看到的。一位小孩通过实证证明,厕所坐便器中的水中细菌,少于餐馆冰块中细菌。理由是马桶经常冲(外国的自来水是可喝的),而制冰的容器不经常冲。
   这个实验的最妙之处是选择对比性强烈的实验对象。如果选择自来水证明其比冰块干净,这个“研究”就没有什么轰动效应了。就是说,做研究、特别是实证研究,还要善于选择有一定效应的对象。
   好了,只要你掌握了这三位小P孩的研究之道,文章还会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