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试所引起的误会及其严重后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malingcat.blogbus.com/logs/2161066.html

           当年被“保研”,系里头一遭处理这种事儿,隆而重之地安排了高规格的面试。

    一字排开七位老师,各个专业都有,现在当然明白了,这就叫“学术委员会”。古典文学大家L老开头,儒雅地问我:“这位同学,《逍遥游》的开头……”“北冥有鱼啊”,我是双鱼座的,对这个有点熟。L老不动声色:“那么,《大宗师》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我有点含糊了,“相濡以沫”?L老不置可否。“《养生主》呢?”我开始晕了,“吾生也有涯,要不就是庖丁解牛?”“鼓盆而歌是在哪一篇里?”“大言闲闲、小言间间……”L老偏执地考我庄子,我的脑子里搅起了浆糊,唯一的意识就是:这回庄子砸了我的锅。

    还好,在我张口结舌之际,有人俯了L老的耳朵,告诉他我是要修外国文学的。他意犹未尽地留了一肚皮国学,往沙发上一靠、眯起了眼睛。

    C为了挽回我的面子,开始考我“本专业”,但是气场已经形成,调子已经定了,那个考题越来越像百科知识竞赛的抢答题:“安娜临死前最后一句话……”“祥子给几家拉过包月……”“《巨人传》里那所修道院我不是问你修道院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是德廉美我问你这个德廉美修道院的门楣上刻着什么……”印象最深的要数这个:

    “《玩偶之家》看过吗?”

    “看过”。

    “中间娜拉跳了一段舞?”

    “对”。

    “那个舞是什么舞?”

    ——这回撞上了,我居然有研究,几乎是脱口而出:“塔兰特拉舞。”

    L老眼皮一动,老师们互相交换了一种我所不懂的表情。终于有人摆摆手,我出来了,看看表,这个文科百科知识测验进行了快一个小时。还好,不久放出话来,“一致通过”。

    三年过去……

    研究生答辩之前,作为导师的老C特意把我叫到家里、讲了一个道理:说有的考试像跳远,你能跳多远就多远。但是有的考试像跳高,你要一直跳、一直跳,直到有一个高度你跳不过去为止,所以挫败感在所难免。也是聪明人,点一下那个灵犀哗地就通了。轮到我答辩,不再挣扎,30分钟缴械,“请各位先生们指教”,顺利多了。

    直到那时方才恍然大悟,本以为我从三年前的面试中深刻地领会了母系的精髓——老C的口号是“文本、经典、新批评”,L老的表达叫“义理、考据和辞章”,通俗化的说法是“细致、认真、好记性”——但其实,我真正应该学的是“谦虚、谦虚、再谦虚”。L老没冤枉我,我还真的不懂庄子。想当年,老师们一定在想:介孩子唉,我该买菜去了,她咋还往高了跳呢,她咋就这么笨嗫。

    比窦娥还冤啊,我已经把人生中最美的三年用在了记住那些细枝末节上,还徒增长了知识的傲慢。在吃答辩饭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那个六月雪漫天洒了下来。

     

    下午面试,我在旁边做笔录,看着一个往高了跳的孩子,心生怜悯,写了这篇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