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参加了一个由Rebecca MacKinnon(中文名:麦康瑞)主持的讲座,内容是《西方媒体和“妖魔化中国”》。Rebecca在网络上的身份是博客网站全球之声的创始人之一,全球之声把全球各地的博客内容翻译为英文,为英文和非英文网民之间架起一座桥梁。Rebecca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她曾经是CNN驻驻北京首席记者,2000年离职后在哈佛做研究项目,现在则是香港大学的学者。

Rebecca能使用流利的中文交谈,略带京腔,整个讲座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谈自己的经历。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从1979年到1981年就读于北京市芳草地小学。随后去过印度和香港,返回美国之后觉得美国人对国境之外的世界知之甚少,而且多有认知错误,所以觉得有必要向美国人民提供一种世界性的视角,于是做了记者。由于汉语流利,23岁时前往北京担任CNN新闻助理,28岁时出任CNN驻北京站首席记者,负责报道中国及东亚的新闻。

她为CNN工作了十年,对CNN知之甚深。分析自己离开CNN的原因时,Rebecca认为是由于CNN国际新闻质量的下滑,导致节目内容和个人新闻理想之间的差距加大,因而最终去职。她解释说,CNN是1980年代由美国富豪特纳创建的私人媒体公司,在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报道中异军突起,成为著名媒体。为什么是海湾战争报道?为什么是CNN?这是因为特纳本人对国际新闻非常关注,尤其看重新闻内容的品质。在他主导下的CNN,并不以收视率为指挥棒,甚至对收入也并不看重。所以,大批专业记者编辑有用武之地,在海湾战争中大放异彩,一战成名。

但是,随后CNN和时代华纳合并。时代华纳是上市公司,对公司股票价值非常关注,因而对CNN的收视率和广告收入异常重视。与此同时,美国有线电视竞争加剧,FOX等有线台的出现让盈利任务变得非常沉重。而CNN的主要收入来自电视广告,在电视广告销售上,CNN的主要利润来自国内电视节目在黄金时段的广告播放。这就让国际新闻变得无足轻重,记者编辑在赚钱的国内电视节目制作人面前仰人鼻息,不得不忍受在选题和经费上的苛刻条件,降低了新闻的质量。在整个90年代,美国观众对重深度和重分析的“硬新闻”逐渐失去兴趣。在一切娱乐化的进程中,观众更喜欢娱乐为主的“软新闻”,这也间接导致CNN的国际新闻投入不足,质量滑坡。2000年,时代华纳和AOL合并。这一并购并没有产生预期中的良好效果,股价大跌,一直到今天都尚未回复元气。在这样的背景下,CNN国际新闻的投入就更少,编辑和记者的决定权也降至新低。

2001年,美国遭遇911 。一个月后,Rebecca和她的工作团队进入巴基斯坦,停留在白沙瓦地区谋求进入塔利班控制下阿富汗的可能。就在这时,美国空军开始对阿富汗进行空袭,造成平民伤亡和涌向巴基斯坦的难民潮。Rebecca观察到巴基斯坦人在态度上发生的明显的转变,从一开始对美国的支持转为厌憎,尤其是目睹了阿富汗的难民和他们的遭遇之后,他们本能地倒向了本.拉登。Rebecca报道了有关巴基斯坦新闻,但是随即收到来自CNN总部的文件,告诉她说:美国人民不喜欢看到类似的新闻内容,并要求她变更报道的重点和方向。

觉得不爽,同时也因为担任首席记者的沉重工作压力,Rebecca从东京前往哈佛,参加一个访问记者计划,从此一去不返。

谈到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问题时,Rebecca首先从一个资深媒体从业者的角度否定了一种说法:CNN、BBC、TIMES等西方媒体有某种统一或者默认的战略步骤,采取统一的口径对中国进行批评或妖魔化。她同时强调,正面消息往往并不构成新闻。飞机安全起降一百万次不足以构成一条新闻,但是一次失事就是一条大新闻。在这一点上,针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并不比西方媒体针对本国的负面报道更多。Rebecca也坦承一点,许多西方媒体的资深编辑并未完全脱离冷战思维,依然纠缠于意识形态的分野,并没有注意到外部世界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中国不是苏维埃,不能简单类比,甚至直接等同。因此,在许多具体问题上的确存在偏见和误判,这一点也最容易遭到其它国家的诟病。

除此之外,最致命的影响是受众对商业媒体的左右。美国观众的好恶决定了媒体播放、刊登什么,他们需要他们认同的新闻,而不是相反。又因为他们决定了收视率的高低,所以媒体不得不向大众让步。其中非常典型的一点就是:美国人对国外事务漠然置之,只对国内新闻有兴趣。这种大众的选取造成了媒体方向的偏离,进而影响到记者和编辑的工作。国际新闻变得无足轻重,自然也就无法像以前那样发挥出色,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访谈之后进入自由提问环节,由于我的问题太长,所以就没有提问。在我想来,新闻工作者在极权国家会受到意识形态审查官的限制,在自由社会又会受到愚众的摆布,所以看起来网络是一个必然的选择。Rebecca选择了新媒体,利用Blog来发出声音。她说:有了Blog以后,每一个人都可以对世界说话。我却想补充一句话:所以,没有人能听清楚别人究竟在说什么。我于是很是怀疑,所谓的“硬新闻”是否仅只是一种供社会精英阶层消费的产品?大众本身不需要这种东西,甚至根本没有能力消费国际新闻。那么,制作这种新闻的目的只能指向社会精英阶层。

在人类的旧时代里,僧侣由于控制了人类和神交流的通道,因而获得了某种特权。在现代社会里,专家、教师、记者也充任了这种僧侣的角色。信息不经过他们的加工,则受众无法消受。当网络出现之后,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已经被迅速缩小,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迅速找到他们想要的信息。那么,媒体除了专业性之外,还能依靠什么存活下去?新媒体看似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也不能免除编辑和记者的人工干预,所以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还非常遥远。甚至可以说,也许人们并不需要这种完整的自由,他们总是要找寻稳定可信赖的信息中心。即便一时没有,最终还是会造一个出来,哪怕为此放弃部分言论自由也在所不惜。

那么,新媒体应该如何去做?

24 Responses to “遇见Rebecca”

  1. ... Says:

    sofa 哈

  2. Ecko Says:

    前两天wordcamp的时候就看见这位姐姐了,原来是这个来头啊

  3. fond Says:

    好文章。【也许人们并不需要这种完整的自由】,人民革命起义,也不过是立了一个新的王。

  4. 总在门外 Says:

    不同意见来自于不认同吧?

  5. fs Says:

    也许,想象中的完整自由,就像所谓的社会主义终极社会一样,只是一种激进的理想。

  6. 丫头老了 Says:

    准备做媒体人了吗?也许真的是变革的开始了呢。。。

  7. xies Says:

    老和现在哪个媒体混?
    估计有网友知道吧,ms老和看不到这条留言,哈哈

  8. 汉生 Says:

    她现在跟我们上一门叫Online Journalism的课程,我想她离开CNN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911之后,美国本土对中国兴趣开始降低。

    回想01年,4月的时候还有撞击事件,我想那时美国也是把中国当成后冷战假想敌的,所以CNN中国的地位也相对重要,但后来911改变了国际态势,报道中国的新闻也就变得进退失据了,我在北京那几年,经常跑到国贸的咖啡厅蹭看CNN,但留下印象的中国报道,北京报道不多。

    至于菜头大哥说的网络媒体,每人都在发声,我是觉得现在倾听的人可能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多,而且在所谓公民发生的地方,偏见可能纵横网络,更多的人们倾向于发表观点而不是去调查事实,那样的世界同样可怕。

    不知道菜头大哥说,放弃言论自由是不是这个层面的呢?

  9. 祥林嫂 Says:

    给菜头推荐个广告。
    一头三鹿倒下去,千万鸡鸡站起来
    http://fucksb.blogbus.com/logs/29551064.html

  10. blue water Says:

    在我看来,新闻报道和一般的娱乐节目不同,后者一般需要大量的收视率来提升市场价值,以此提高广告收费,新闻报道并不是这样的运作, 我不认为老百姓左右新闻报道,却认为是上层政治集团左右新闻的调调,因为老百姓对于国家的经济和政治的看法和各政党的支持率有莫不可分的关系。这新闻与政治的关系在任何国家都一样。但是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因为党派之分,报道有各自的取向,老百姓还有一定的选择权。

    但是任何事情发展到极限就是不及。网络上面谁都在说,谁都是新闻报道者,最后变成“没有人能听清楚别人究竟在说什么”,没有办法可以辨别真相,那样不是更加可怕么?

    想想看,Rebecca 在大众心目中的正义形象也是靠传统媒体建立起来的。如果她一开头就在网络上,今天听她讲话得人数恐怕还不如菜头老师的人多呢吧。。。。

    一个稳定可信赖的信息中心,可遇而不可求,很简单的理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11. blue water Says:

    。。。可欲。。。

  12. atlas Says:

    北京市芳草地小学---是重点小学吗?

  13. TaPaLa Says:

    通过网络,人们结成一个一个规模大小不等的小群落.在小群落中,他们共享信息.

    缺乏信息自由的社会就象一杯过饱和溶液,扔进一个晶核,就会在晶核周围瞬间形成大量的固体,也就是信息群落.

    "他们总是要找寻稳定可信赖的信息中心。"不太同意这个观点.网络上永远存在的就是永远不稳定.呵呵.

    所谓稳定,可依赖的信息中心,也许再也不会有了.但是,如果无数的信息蚂蚁都重复同一个信息,人们就会认为信息是可以相信的.这也就是所谓的三人成虎吧.毕竟在信息比较自由的网络上,没办法人为地动员几万,几十万人同时关注同一件事,说同一句话.不久以前的"抵制家乐福"似乎可以印证这个观点.

  14. leaf in the dust Says:

    从来就没有什么公正媒体。只要触及到某些阶层或个体的事情,总会有人摆平的。信息的流通未必那么重要,世人大多喜欢软新闻嘛。

  15. Benjamin Says:

    “新闻工作者在极权国家会受到意识形态审查官的限制,在自由社会又会受到愚众的摆布,所以看起来网络是一个必然的选择。”还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在自己一块狭小的空间里,靠着似有似无的、全凭偶然的联系,向外寻求真理呢。

  16. ggyy Says:

    金字塔

  17. 搞怪天后 Says:

    我想人们——至少是我,需要的只是事实真相,余下的判断我会自己做,但是现在的媒体却老是提供观点而非真相——这是变相强奸大众的智力!

    但是个人博客却是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提供自己的观点的

  18. 克韩 Says:

    说一点个人的想法,丽贝卡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针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并不比西方媒体针对本国的负面报道更多”。
    但这要放到更大的背景中去看,那就是西方媒体对本国的“正面报道”也存在不少,因此总体上和负面报道形成一种均衡。但在对中国的报道上呢?
    老和所谓“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恐怕是很难得到的。因为人在海量的信息中,始终需要一个信息处理和筛选中心(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更网络化的媒体),而只要你有一个处理和筛选中心,你就无法避免这个“中心”可能自己有的偏见。在这点上,人不可能不让渡部分自由,否则就会陷入海量信息中不可自拔。

  19. sean Says:

    Her blog: http://rconversation.blogs.com/rconversation/

    菜头,为什么至少要post一个中文?

  20. JackyMao 双语博客 Says:

    CNN因为入了资本市场,而出现经营理念的转变。

    国内的企业人,我还是比较信任任正非,他没有把他的企业加入资本市场来运作。

  21. joe Says:

    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这个世界始终是需要精英的。普罗大众一般只关心自己的吃饭问题。对其余事情的态度基本就是不要来烦我,而基本对策就是不闻不问。其他问题就留给自生自灭的精英,国家刻意培养的精英。已经在国家领导阶层的人建立各种机构养一大批精英研究各种高级问题和对策。有精英可以来自民间。但主要还是国家要豢养一大批这样的人来处理各种问题。中国始终是文人统治。皇帝其实也不过是傀儡而已。经过20世纪的动乱,文人终于又回到统治地位。这个现象大约是对文革教训的最大总结。也是对千年传统的回归。没有文凭,现在要当大官终究是有限制的。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个世界上的各种问题,不会有多少理解。对研究这些事情的精英,很可能有一种天然的敌意,一旦遇到某种事情,这种潜在的敌意会爆发。公然煽动普通大众对精英的仇视,过去几十年里经常发生。在文革期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所谓硬新闻,要让普通大众来关心,估计也不现实。

  22. 什么叫作爱 Says:

    坚持道德才是硬道理.......

  23. 嘿嘿 Says:

    对于集权国家,最重要的是没有自由,没有自由的选择。对于美国人不爱看国际新闻导致国际新闻质量下降,那是美国人自由选择的结果,由此带来的正面或者负面的后果也由美国人自己承担。如果某一天美国人口味变了需要高质量国际新闻了,高质量的新闻自然会出现。总之,他们有选择的自由。中国人只有看CCAV新闻联播的【义务】,没有选择的自由。

  24. pengpeng Says:

    从传播技术变革的趋向看,每一种“革命性”技术的登场都颠覆着人类对话的时空观,并于此中实现“人的延伸”;而电视较之报刊、广播更接近大众生活的原初图景,互联网、手机及其它新科技传媒则进一步“回落”人与人之间。。。。。。
    大众传播的信息采集、加工和处理皆源自人际对话,而信息的最终去处也在人际和群体之间。

    以上是我随手摘自2008年胡百精《公共关系学》中的一些文字。此书以公关为名,实际讲的是用对话点燃人们内心的信念之灯。

    作者的博客上也有部分片断: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48402760_6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