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向自由的律令

仨儿

2006-03-21 02:09:03 来自: 仨儿(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
一位与我认识了二十二年的老朋友,相约晚餐,在这不相见的半年里,我们各奔前程没有刻意见过面。
跟这位朋友的谈话,一拉拉到我们的年青时代。我说:“想当年我们也是雄姿英发的在做梦,怎么少了今天这份从容和自由的体会?”
他很平淡的说:“当年我们都在池里呀。”
就因为这一个简单的比喻,我将我的生长过程做一份来龙去脉的整理。

我是这样以人为本位开始分析的,不将大自然放在这一个类似的定律中去。
好,我们是人。人在出生后以来,尤其是幼年少年时期,很难脱离一般的“成长依靠”而独立存活。在这极受限制的过渡时期中,我们被局限在一种“游戏规则”中,而不能轻言犯规。
于是当我们在不可以犯规的情况下,没有太大的可能,不得不乖乖的去那个水池中,去做池中的鱼.
好,我们要当心,不要变成一条引人注目的鱼,不然,一旦被池子的主人所注意,赋予我们永远在水中的大工作,我们就一辈子跳不出去了。
在那不出水池的守期中,我们不疾不徐,我们利用这“守”字,培养自己的潜能。十年二十年,不算太长。
有一天,时机成熟了,我们突然发现,那一池浅水已然不再存在,我们如此自然的破空跃出去,向见了广大的天空。在这个变局中人生的另一步,出来了。那是“守”之后的“破”。
“我明明飞出了水池,我犯了规,可是身边的人不说话、不批评。”
因为我们已然破局。全新的生活模式、价值观念,也就得到了建立的空间。
在这破空而去的步骤中,我们必须掌握一个简单的条件——经济独立、精神独立。甚而心有余力。
“当我们不再是任何人的拖累时,人们就对我们放心,肯定,漠视。这时候,自由的能力,在一碗阳春面或者满汉全席中的出神入化,已没有了区别。”
好,我们由守而破而化,这三个连贯的过程中,必然已经有所改变。
在这自然的转变中,我们走上了另一个境界——“我不再参与一般的游戏,我无所谓。”
我们慢慢在不伤害任何人的自信中,懂得了“拒绝的艺术”,而他人无伤。当我们也受到他人拒绝时,我们又培养了一个沟通的检讨和反省,以及学习绝对的客观。
很平衡的,我们在化过之后,又有了另一番了悟。原来我们已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游戏规则。
在这份知觉中,我们看清楚了一份生活的品质。我们升华了。
“人为物累、心为形役”的无可奈何已成为过去,那处身囹圄中的我们,被自己释放出来。我们内心的宇宙,如此饱满丰富,而对于外在的情、爱、名、利,也并不看轻,但是已不在是它们的囚犯了。
在这个饱满的品质秩序中,我警惕自己:不要太满,不要执着,不然又不自由了。
好。我将追忆的生活,不必特别看守太牢稳,我因此可以空出一些地方来透透气,给自己更大的空间。等于自我舍弃,为了迎接另一个新天地。但不刻意。
这希望是接近了参破。这时我意识到,我已没有了“游戏规则”。门无人为之法门,不设规则,又怎么谈犯规呢?
在我目前的生活中,我滑出了自由而不规则的舞步,包括那“导向自由的律令”都不再是一个僵硬的目标——我无求。
可是一般性的工作,就去做呀。而必逃避它们嘛。安安稳稳的负责,并不累人。
朋友这不过是交心得而已。说不定“我的阳关道,正是你的独木桥。”“你的巧克力,不巧恰是我的砒霜。”自由和束缚的解释,人人都有说词。
“量材适性”这句话,我们都了然的。对吗?”


…………
[来自三毛的觉悟]

修改 禁止回应 删除 置顶       2人推荐  
  • judy

    2006-03-21 10:13:37 judy

    非常喜欢这样的文字,我读了三遍。
    虽然我很迟钝,不能完全了然。
    你自由吗?

  • 思路花语

    2006-03-21 11:52:21 思路花语

    偶尔点到这里~~~
    再次认证我的想法,一个思想丰富、向往天马行空的网际游侠;一个外表随和,但内心并不的独立特性者;
    曾强烈认为仨儿是B型双子座的典型代表,但已被知情者强烈否认。之所以强烈好奇,实在是因为仨儿是一个离我的生活及其遥远的人~~~
    世人读禅,大多只为寻找精神的寄托,不过既然无法逃离尘世,能找到内心平静的一隅悄悄躲藏,已足已另人羡慕~~~
    我是一个井底之蛙,呵呵~~我向往的自由,永远飘在我狭小的井间所看到的遥远的天空上~~~~

  • 仨儿

    2006-03-21 12:11:14 仨儿 (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006-03-21 11:52:21: 思路花语 (北京)
    ....
      世人读禅,大多只为寻找精神的寄托,不过既然无法逃离尘世,能找到内心平静的一隅悄悄躲藏,已足已另人羡慕~~~
    ....

    怎么会?禅是智慧的,帮助认识自我,
    精神应该是自由的,为什么要寄托?

  • 思路花语

    2006-03-21 13:02:51 思路花语

    这就是同一个问题,个人角度不同了吧?大多数并不代表全部,李叔同后半生虔心向佛,相信绝不是为了遁世。只是大师的思想升华到了另一个境界~~~

    而大多数俗世中人,精神在自由,也不过是空中看似缥缈风筝,总会有根线拽着,这跟线也许就是现实吧?

    本人是随众的多数派,其实胡说而已,到此为止喽~~~呵呵

  • 仨儿

    2006-06-02 15:00:17 仨儿 (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突然发觉,自个儿找不到此文的具体出处了!有心者找到了请告之哪!

  • Handow

    2008-10-17 10:17:31 Handow

    很喜欢这篇文章
    在买的一本旧书中看到,出处是:
    亲爱的三毛,前面还有一段文字也不错,叫《迎接另一个新天地》,不知是不是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