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安德森谈论TED大会的愿景

By Tony Yet • Oct 26th, 2008 • Category: TED历史

克里斯·安德森是TED大会的“守护人”,他于2002年起接手TED大会。在以下的演说里,他回顾了个人在网络经济泡沫时期的“过山车”式的情感经历,他曾经是著名的Business 2.0杂志的创办者,并将出版公司带上纳斯达克。网络泡沫让他的商业经历跌入低谷。那次经历让他反思,他竟然会把个人的快乐与与商业上的成败挂钩起来了。于是,他来TED寻找快乐的答案。

克里斯·安德森在这个演讲中也提到了关于TED大会未来发展的四点设想。这是了解TED大会最重要的视频之一。

本文是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演讲的完整汉译。

TED演讲汉译系列:《克里斯·安德森谈论TED大会的愿景》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大家应当知道,这个大会是属于你们的。在这样一个转折的时期,我认为你们有权利认识一下这位未来的TED掌门人,听听他的心声。

两年前的那次TED大会上,我感觉我仿佛生活在一个幻象中的世界里。我觉得我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商业英雄,我花了15年的时间创建了一家名为“未来”的企业,那是一个杂志出版机构,后来还公开上市了。市场评估认为它的价值高达20亿美元,可我不太明白这一数字的含义。最近我又创建了一个名为《商业 2.0》的杂志,它比电话本还要厚。它的出现无异于为我们的商业泡沫“锦上添花”。我占有了这么一家即将上市的互联网企业40%的份额,那时它的价值还要高得多。而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泡影。15年前我是一名科技记者,当我跟人们说我打算创办一份计算机杂志时,人们都笑了。而15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了100 多种计算机杂志,有2000人在这样的岗位上工作。我想,我的商业生涯就有如摩尔定律,总是一路上扬,永不止步。我的意思是,这可能是我的命运?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们新上市的企业名字是“雪球”——那是最后一家走向上市道路的民用网络公司——上市仅仅一个月后,纳斯达克出现了崩盘。我于是走入了历时18个月的地狱般的煎熬。我一手创立的一切顷刻间化为乌有,似乎死亡是我们的咒语。想到15年的艰辛换来的将是一无所有,我感到揪心的痛。我用了8年的血泪才成功的把我们的员工人数增加到350人,对此我是感到非常自豪的。而在2001年那个黑色的二月,我们一次性裁减了350 人。在那次泡沫危机中,我经营的公司总共裁减了1000人。我感到我的心在嘶叫。那时,我看着我的身价以每天100万美元的速度在锐减,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了18个月。而比这一切更惨的是,我的自我认同也在慢慢的蒸发,似乎我的脸上就写着这么一行字“我是失败者”。而那次经历最让我感到恶心的就是,我竟然会把我个人的快乐与我在商业上的成败挂钩起来了。

后来我们总算把“未来”和“雪球”从死亡的边缘挽救过来。而经历了那次事件之后,我决定我要做点什么了。于是我来到了这里。之所以选择告诉大家我的这一经历,是因为我跟这里很多人谈过话,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在感情方面都有类似的坐过山车一样的经历。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转折时期,我认为这样的会议可以把我们带到下一个驿站。明年大会的主题是“重生”。

TED的特色将得到保留。两年前,我和理查德(Richard Saul Wurman)就TED的未来达成一致的看法。而也是在那段时间——或许也是由于那一际遇的缘故——我重拾了一个因埋头于商业活动而遗忘的习惯。我发现,就在我忙于商业游戏的同时,在我的周围,在天文学、心理学、进化心理学、人类学等等诸多领域里都出现了令人惊愕的革新。我们关于人本身以及我们身处的地球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是令人激动的。而最为让人兴奋的是——我想理查德20年前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所有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都是相互制约的。就举一个例子吧。有一次,有人问戴高乐总统的夫人最希望得到的是什么。她的回答是“A penis“. 其实只要你细心想,你会发现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所希望得到的不就是“快乐”吗?

20年前,人们会在教堂或清真寺里讨论快乐的话题。而今天,我们可以通过TED的视角提出类似的问题:你可以从生物学入手进行探究,或者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思考,是先天、后天,还是环境的作用更大?你还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计算机科学的问题:是不是该为计算机植入快乐的元素使之运行得更好?还可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进行思考:为何我们的地球上会生活着近10亿的贫困人口,他们似乎永远得不到快乐?而另外的50亿不管他们每天能赚得多少——两美金也罢,或其他数字也罢——都是差不多的快乐。另外,你还可以站在进化心理学的立场来分析:是不是我们的基因本身存在某种机制使得我们必然要按某种方式来过日子?是不是蚂蚁把我们的大脑当成了宿主,进而操控着我们的某些行为?我们是不是生活在某种幻觉里头?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

所以说,要寻找快乐的答案,我们需要从多个不同的学科领域进行探讨。而就我所知,除了TED大会以外,你几乎找不到第二个场合适合这样的探索。正如理查德所说,要了解任何一样东西,你都需要知道一点点与之相关的许多事物。在为期三天的TED会议开始的时候,你会问:“为什么我要听这些彼此无关的演讲?”而 等到会议结束,你就会发现你的头脑里充满了能量、动力和激情。那是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精心安排的。我们给予你们的是一种通体的精神按摩,让你的每一个情感的器官都受到刺激。

”好了,别只顾说理论,来点实际的东西!“好吧,下面我谈谈我的TED愿景。

第一,不做任何干预。TED没有缺点,我也无需对其进行改良。我记得杰夫·贝佐思(Jeff Bezos)跟我说过,“TED大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聚会,你要把它搞糟了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所以我给自己一个称号:”TED大会的守护人“。在此,我向大家保证,TED的所以精神血脉是不会被打破的,往后的TED大会还将继续奉行其核心价值:真实、好问、多元。这里不会有商业的口水,不会有商场的交易。只有对兴趣的追求,不同学科门类的追求都会在这里呈现。这一切都不会改变。

第二,明年我将会为大家带来最优秀的演讲人。我们有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事实上,我已经跟25位杰出的人士联系好了,他们明年将在此为大家献上精彩的演说。此外,TED社区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社区。我相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可以挖掘到我们国内最优秀的人才——也许我们还可以把世界范围内这样的人才都邀请过来——让他们来到这个舞台,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思想。

第三,我希望能把TED的体验带到一年里的其他时间。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建立读书俱乐部。书本在过去的几年里成了我的救星。我想把这样的体验传递下去。所以,要是你正式登记参加我们明年的会议,每个星期你都将收到一个邮包,里面会是一两本书,以及一个纸条说明为何那些书是和TED大会相关的。其中不乏TED演讲人的著作。这样,我们就能把我们的对话一直延伸下去,等到来年我们在此相会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将有同样的思想体验。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妙的主意。

最后,我要提到“种子基金会”,它是TED大会的新主人。这意味着TED大会带给我们的一切都会为种子基金会的宗旨服务。而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会上展示的和实现的想法可以为这个基金会使用,因为这里有良好的互动。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听到了人们在此谈论他们为之着迷的想法,这样的想法也许可以为我们的世界带来某种改变。我们希望能把这样一群人集合到一块,让这个群体为了某些共同的理想而努力,还有我们通过大会筹措到的经费和在这里激荡的思想——我相信这一切东西交汇起来会创造出某种改变。对此我感到非常的兴奋。

坦白的说,我一生人还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但愿能和大家一道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而努力!

(注:文中提到戴高乐夫人的回答,那是Chris在玩弄文字游戏,因为”A penis”的法语读音跟英文里的快乐一词(happiness)读音很象。)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克里斯·安德森在主持2007年的TED大奖时的照片。照片由 pmo上传于2007年3月12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插图为Flickr上Business 2.0杂志出版最后一期的封面公告照片。照片由 BigBlue上传于2007年10月4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

UPDATE: 克里斯·安德森在2009年的TEDxSF会上也讲到了他从参加TED到主办TED的心路历程,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