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文化一日间

(2011-01-13 10:51:36)
标签:

2010

盘点

一日

文化

分类: 晒文章

 

请想象这是你大学毕业后的第2010天。

五年半的工夫,你还是一名“蚁族”,呆在这个繁华都市里,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好在今天是愉快的星期六,可以在灰暗的生活中摆脱工作的羁縻与主管的晚娘脸,关心一下身外世界,为精神放一日假。

你特地陪着女朋友去看午夜场,一部叫《阿凡达》的超级好莱坞大片。朋友都说必须看IMAX版才能得到极致享受。所以你们穿越大半个城市,为了付给卖票的两张百元大钞而苦苦守候。好在电影不错,美轮美奂的画面之外,还有暴力拆迁与暴力反拆迁的攻防演练。连外星人都逃不过这一劫,何况咱们的唐家岭呢?

看完电影你着急用手机上网想搜看评论,没想到你惯用的谷歌页面却跳转去了香港页面。听说这个公司不遵守中国法律,但使用惯性让你很不适应守法的百度。

这个时刻网上最热门的话题是曹操墓的真伪。你在公车与地铁的漫长回程中细读了各方意见,有许多专家支持曹操墓为真,但是这个年头,专家的话如何信得?质疑之声未息,河南地方政府急吼吼地宣布曹操墓的盛大发掘与开放,连门票价都定出来了,怎能怪公众不疑心官学勾结?考古专业的事你确实不懂,但有利益涉及的事总让你狐疑,虽然你也不打算去那“高陵”旅游。

QQ群真是分享的好去处。有人问你要不要兽兽的ML视频,你瞥了一眼身边闭眼小憩的女友,没敢要。接着有人发来了一个叫“凤姐”的女子图集,还说她专在北大清华征婚,这回你哈哈大笑,还传给刚醒来的女友看。至于纯文字的局长日记,你打算存下来得空再说。

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八点了。打开电脑看新闻,数千里外的玉树发生地震,惨状令人震撼,同样令人震撼的是救援中信仰的力量。在你关心的文化圈,同样迎来一场地震: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指控清华教授汪晖博士论文《反抗绝望》多处抄袭。

从八点到十二点,你一直在关注这件事的方方面面,哪怕吃饭时也在想着。国内有很多教授联名要求清华尽快成立调查委员会,海外又有更多学者联名保证汪晖绝无抄袭问题。有人说这是“左”、“右”派政治斗争的另一种形式,有人则说是学术八国联军干涉中国学术内政,有人说八十年代学风如此何必独责汪晖,又有人说一个人的过错岂能绑架时代我们那会儿守规矩得很,还有人从那一代学者的生长环境入手讨论“红卫兵一代”……正说着,又曝出了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博士论文抄袭的指控。虽然朱学勤与复旦大学的回应都很迅速,但你还是有一种被打懵的不真实感:这是怎么了?这些名字都是印在煌煌巨著上,摆在有品味的书店里,供你们学习与瞻仰的前辈呀!你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抄袭”会跟他们联系在一起。

然而证据是那么多,你不可能完全无疑。你希望当事人有所担当,出面辩解,你希望一向声名良好的学者们能出面给予公断,可是你看到的只是乱战,猜疑与站队。有人说“小学生也能判断抄没抄”,有人说“学术抄袭需要语境分析”,有人说“不要奉美国的学术规范为圭臬”,又有人说“为汪晖辩护都是为了保他们自己”。面对纷飞的言辞,你不免疑惑、沮丧甚至绝望。你在想中国学术界是怎么了?是不是需要一场彻底的颠覆才能清洁?可是许多你的年轻的同龄者都纷纷站在立场、关系相近的一方发出决绝之辞,靠谁来颠覆这样的秩序呢?

太累了,你的目光投向电视,屏幕交替上演着世界杯、新《三国》与《非诚勿扰》。疲惫的球员与保守的战术,确实还不如章鱼保罗的抉择值得期待。新《三国》显然是要颠覆某种价值观,想让今年声名显赫的曹操真正成为今日之意见领袖,向观众证明古人也很厚黑。这种隔靴掻痒显然不如征婚节目来得爽利,集连续剧与系列剧为一体的男女互选或男女互贬,引发了国内卫视的追仿热潮,也让愿意占据道德制高点的观众有了批判对象,当然,谁也没有广电总局CCTV《人民日报》站得更高。

下午两点,你有两个选择:买一张《唐山大地震》的票,还是买一本韩寒主编的《独唱团》?前者是官府主持的催泪大片,后者是号称会绝版的民间杂志。你的朋友里,有的进了电影院,有的去了书报摊。他们的评价都不见好,电影催泪是催泪,可是太电视剧;杂志好笑是好笑,没什么文学味。最后你决定持币待购,就像那些等着房价下跌的准新郎新娘。

没有文艺,生活里还有免费的活剧。郭德纲纵徒打人,还出言恶讽记者,引发舆论挞伐,紧接着却是德云社“被封杀”,立即又为渊驱鱼,同情票都投向了郭光头。不过,草民才看郭德纲,上流社会似乎更迷一位叫李一的神仙。可是这位神仙也倒掉了。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从汪晖、唐骏、肖传国一路走来,再到李一,他们的共同克星是一位叫方舟子的科普作家。可是方舟子被人雇凶打了!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埋伏着许多暗潜的势力,比孙红雷吴秀波埋得还深,他们可以打记者,可以通缉记者,对了,还可以开除记者。

世道那么乱,装纯给谁看?你被这句话逗得嘿嘿地乐了。电视上改播新《红楼梦》,骂声更大了。后来说又是专家监督的结果,专家好烦哪!听说他们还要从中学语文课本中大面积删除鲁迅,是想让下一代足够清纯?

吃完晚饭,你不能免俗地参加了“我爸是李刚”造句大赛和“羊羔体”写作大赛。官员通吃的年代,嘲讽是屁民唯一的武器。你这样想着,心里多少舒坦了些。

你准备再去看一场国产电影,以便国片票房收入超过50%,你虽然是80后,也知道爱国很重要。你选择了声势最大的《让子弹飞》,看的时候挺HIGH,回来一看评论又糊涂了,姜文这么深刻啊?

临睡前,你看到了作家史铁生去世的消息。你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