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谢文:中国尚无真正的开放平台,你怎么看?

谢文:这不能叫开放,我个人的理解,这叫“吸星大法”。这些网站是这样的:用户有各种需求,本是通过访问其他网站获得满足,现在我“觉悟”提高了——在我这儿,我不做的应用就让别人来做,然后我还能有收入,他也不能离开我的平台。这是单向地利用自己的优势。说得极端一点可以理解为垄断。

这样的方式是走不通的,只是战术上的变化。打着开放之名而已。根本上没有解决Facebook、iphone已解决的平等博弈问题。Facebook自己一个应用都不做,就是一个平台,就像地球提供了土地、空气、水,至于别人怎么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才叫真正的开放平台。

:所有开放平台,不管是真开放平台,还是假开放平台,其上的玩家,都是机会主义者,他们在乎的并不是真开放还是假开放,而是自己能够从中获得什么。你能说Zynga不是机会主义者?Rovio不是机会主义者?

所以,这里的关键是,你能提供什么样的机会让别人来投机。你有用户规模吗?用户身份呢?用户关系呢?流量?经济系统?总之,你总得有点让人心动的东西,平台上才会有人来玩。

当然,过分的投机,一定会毁了开放平台,比如移动梦网就造就了一大批过分投机的SP。让别人敢于在你的平台上做长线一点的投入,就得给别人长线一点的信心。能拿捏好这个尺度,并且有足够诱人的资源,你就可以说自己是开放平台。

(其实我非常赞同谢文对“微创新”概念的批判,就其本质而言,所谓微创新,就是抄近道、走捷径的漂亮说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