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要死了吗?

2015-06-22 电脑报 电脑报

点击上方蓝字“电脑报”关注我们


曾经陪伴过几乎所有人的电子邮件成了许多人的吐槽对象,人们的解决办法不是改善它,而是逃离它。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有些人不喜欢电子邮件交流?这种设计的基础有什么缺陷?为什么它亟需修补却没人去做?


让我们首先来听一下著名的交互设计专家Don Norman的看法,他是经典手册《设计心理学》的作者。他认为邮件像咖啡和敲门一样是人们每天都要做的事,人们不会对把咖啡机扔进黑洞和把门锯下来这样的事感兴趣。


Norman本人对电子邮件无爱:“邮件的问题就在与它想融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然而却任何一项任务都做不好。”


即便是话题集合这个在15年前出现的改进也和网页上的条幅广告无异。Norman说道:“Gmail的交流是非常糟糕的,人们总是会回复到错误的主题上。当人们的交流从一个话题换到另一个话题时,这个邮件主题却无法做出相应的改变,因而变得毫无用处。这是一种错误的机制,设计很糟糕。


有什么别的选择吗?Norman也不知道。他认为现在SMS、IM等交流方式都有局限。现在电子邮件占领着介于在线聊天和本地文档编辑的空当,这是一个亟待填充的空白。




电子邮件简史


1970年DARPA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发明了一种奇怪的东西:ARPANET。ARPANET当时的任务是将DARPA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研究部门的计算机联系在一起,在它们之间传递信息。后来ARPANET演变成了Internet。


这不过是程序员们想出的让他们的生活更简单的一个办法,当时没有人想到写下的基础通讯协议会跟随互联网的发展腾飞成为互联网的根基之一,更不会预料到在几十年后每天每日数千亿封邮件在该协议的带领下在网络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


随后很多公司都意识到了电邮对商业成功有多重要。到90年代万维网已经成了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你是“网民”,那你必须有一个自己的邮件账户。这就像被列在电话簿里一样。有事找我?这是我的邮箱。再后来,智能手机的出现让查收邮件变得更简单更方便了。




问题何在?


1、注意力


现在的邮件系统并没有尝试去协助本就繁忙不堪的我们处理海量的邮件,相反它只是默默的收集发过来的邮件然后什么也不做。现在Gmail等邮箱已经有了快速手势、勿扰按钮和智能标签来减少人们的认知负担,但它没有根除这个问题。整理邮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过程,你必须不停地回去整理它,否则就要承担漏过重要信息的风险。


2、范围


E-mail的内容太过广泛,它不仅有工作邮件、小组讨论、同学发过来的文件和待做事项,还有无穷无尽的话题……邮件不是一个专项的工具,它太宽泛了。在线协作网站在一定程度上接替了邮件在工作领域位置。但许多人每天仍会在邮箱里话费数个小时,因为邮件是跨平台、跨组织的,它的电脑之间交流门槛最低的方法。


3、我们


程序设计师兼作家Paul Ford通过邮件告诉瘾科技记者:“邮件系统是很棒的!但人们是有缺陷的。如果你讨厌邮件那就是讨厌控制自己的生活。在很多时候人们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生活,但至少在某些方面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困难不是技术也不是设计,而是人们不清楚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你想要怎样活着?什么是重要的?你的注意力想要放在哪方面?”


解决方法


E-mail暂时还不会离我们远去,至少在2080年前不会(玩笑)。坏消息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得到一个完美的替代方案,邮件的应用已经如此广泛,使用又是如此简单。只是现在已经有太多人在用邮件做太多事,科技从来不会离开我们,E-mail走到这一步不能再倒回去了。好消息是程序员们不会停止创新和改变,同时你也可以改变自己对邮件的使用方法。


或许解决大家困扰的最有效办法并不是重新定义“邮件是什么”,而是关注邮件此时此刻能为你做什么事。或许是记录自己的食谱,或许是定制邮件提醒,或许是保存书签,邮件,就是它做的事。就像Norman在《设计心理学》中写的那样:“不要想我‘想’用它做什么,而是考虑我‘能’用它做什么。”